香蕉视频app在线下载

  • 您當前的位置:
  • 水泥地理| 行業新聞| 宏觀| 正文內容

    報告預測:2016年中國經濟將“持續探底”

    “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報告會(2015-2016)發布會”現場。攝影/章軻

    中國人民大學新任校長劉偉。攝影/章軻

    中國人民大學等多家學術研究機構組建的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課題組最新研究顯示,2016年是中國經濟持續探底的一年,經過2015-2016年全面培育新的增長源和新的動力機制,中國宏觀經濟預計將在2017年后期出現穩定的反彈,并逐步步入中高速的穩態增長軌道之中。

    22日,中國人民大學新任校長劉偉在“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報告會(2015-2016)發布會”上表示,探底進程中的中國宏觀經濟是對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新階段的一個總結和展望,這個主題與當前宏觀經濟形勢和政策結合得非常緊密。

    當日發布的報告預計,2015年全年GDP實際增速為6.9%,較2014年下滑了0.4個百分點,基本完成政府預定的經濟增長目標。預計2016年GDP實際增速為6.6%,比2015年進一步下滑0.3個百分點。

    2015年:全面步入艱難期

    發布會上,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院長劉元春代表課題組發布了《2015-2016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探底進程中的中國宏觀經濟》報告。

    劉元春介紹,2015年是中國宏觀經濟新常態步入新階段的一年,是全面步入艱難期的一年,也是中國宏觀經濟結構分化、微觀變異、動蕩加劇的一年。

    課題組認為,GDP增速的“破7”,非金融性行業增速的“破6”,工業主營業務收入的“0增長”,GDP平減指數、企業利潤和政府性收入的“負增長”,“衰退式順差”的快速增長以及“衰退式泡沫”的此起彼伏,都標志著中國宏觀經濟于2015年步入深度下滑期和風險集中釋放期。

    劉元春認為,隨著2季度中國“穩增長”政策的全面加碼,中國宏觀經濟將于四季度短期趨穩。但由于“通縮-債務效應”不斷發酵,宏觀經濟內生性收縮力量不斷強化,去產能與去庫存不斷持續、基層財政困難陸續顯化、部分行業和企業盈虧點逆轉,“微刺激”效果遞減等因素,“穩增長”政策難以從根本上改變本輪“不對稱W型”周期調整的路徑。

    劉元春介紹,課題組利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模型—CMAFM模型,設定主要宏觀經濟政策假設為,2015年與2016年財政預算實際赤字分別為16000億元與21000億元;2015年與2016年人民幣與美元平均兌換率分別為6.21:1與6.50:1。預測結果顯示,整體經濟的困難度比實際增速所顯示的更為困難。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院長劉元春。攝影/章軻

    2015年下半年在各類“穩增長”政策的作用下改變上半年宏觀經濟快速下滑的趨勢,于四季度逐步趨穩。但由于外需持續疲軟以及政策刺激效應的弱化,經濟趨穩的基礎并不扎實,宏觀經濟總體狀況依然疲軟。預計全年GDP實際增速為6.9%,較2014年下滑了0.4個百分點,基本完成了政府預定的經濟增長目標。但由于GDP平減指數為-0.5%,名義GDP增速僅為6.4%,名義工業增加值增速僅為0.2%,較2014年分別下滑了1.8個百分點和4.7個百分點。

    從供給角度來看,在工業蕭條的持續沖擊下,第二產業回落幅度進一步加大,第三產業逆勢上揚,增長較為強勁。預計2015年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為5.9%,較2014年下降了1.4個百分點,第三產業增速為8.2%,比2014年上升了0.4個百分點,第一產業在各類農業政策的作用下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其增加值增速為4.0%。

    從總需求角度來看,三大需求都呈現疲軟,其中投資和出口增速的回落較為明顯。在供求失衡與輸入性通縮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2015年價格水平回落明顯。預計全年CPI增速為1.4%,較2014年下滑了0.6個百分點,遠低于國家3.0%的政策目標。

    穩健貨幣政策進一步持續,但受到資金內生性收縮的壓力,貨幣供應量與全社會融資增速之間的差額大幅度擴大,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滲透力進一步下滑。預計M2增速保持在13.3%,社會融資總額為151926億元,增速為-7.7%,“寬貨幣、緊融資”的局面進一步惡化。

    在房地產蕭條、工業蕭條以及進出口大幅度下滑的作用下,中國政府性收入2015年預計出現-2.2%的增長,政府財政壓力全面上揚。

    2016年:經濟持續探底

    “2016年將是中國經濟持續探底的一年。”劉元春說,在世界經濟周期、中國房地產周期、中國的債務周期、庫存周期、新產業培育周期、政治經濟周期以及宏觀經濟政策再定位等因素的作用下,中國宏觀經濟將在2016年出現深度下滑,本輪周期的第二個底部在3-4季度開始出現。

    劉元春同時表示,仍有諸多問題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并將一起決定著本輪中國經濟下行的底部以及底部下行的深度和持續的長度。

    這些問題包括,世界經濟是否將在2016年出現二次探底?房地產投資是否會在明年二季度成功反轉?中國的債務重組是否能夠緩解企業的債務壓力?中國存量調整是否能夠大規模啟動?增量擴展是否足以彌補不平衡逆轉和傳統存量調整帶來的缺口?宏觀經濟政策的再定位是否有效改變微觀主體的悲觀預期,并有效化解“通縮-債務效應”的全面顯化?新一輪大改革和大調整的激勵相容的動力機制是否得到有效的構建?等等。

    劉元春說,2016年不僅要面對探底的不確定性,同時還將面臨兩大類風險:一是微觀主體行為整體性變異帶來的宏觀經濟內生性加速下滑的風險;二是各種“衰退式泡沫”帶來的各種沖擊和系統性風險。

    “因此必須對于改革動力體系的構建、房地產市場的復蘇、世界經濟的變異以及經濟探底進程中的宏觀經濟政策再定位等4大問題進行高度關注。”劉元春說。

    “值得注意的是,本輪經濟探底與以往下行期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蕭條期有本質性的區別。”課題組認為,中國宏觀經濟出現了大量的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動力,在低迷中有繁榮,在疲軟中有新氣象,在舊動力衰竭中有新動力,在不斷探底的進程中開始鑄造下一輪中高速增長的基礎。經過2015-2016年全面培育新的增長源和新的動力機制,中國宏觀經濟預計將在2017年后期出現穩定的反彈,并逐步步入中高速的穩態增長軌道之中。

    課題組預測,2016年將是中國宏觀經濟持續探底的第一年,也是近期最艱難的一年。各類宏觀經濟指標將進一步回落,微觀運行機制將出現進一步變異。這將給中國進行實質性的存量調整、全面的供給側改革以及更大幅度的需求性擴展帶來契機,從而為2017年經濟周期的逆轉,為中高速經濟增長的常態化打下基礎。

    在具體指標方面,預計2016年GDP實際增速為6.6%,比2015年進一步下滑0.3個百分點,但由于GDP平減指數僅為-0.1%,2016年GDP名義增速為6.5%,較2015年回升了0.1個百分點。其中第一產業增速基本持平,第二產業增速為5.4%,較2015年進一步回落0.5個百分點,第三產業小幅回落,增速為8.0%。

    2016年固定資產投資持續回落,增速估計為9.6%,但考慮價格效應,實際增速與2015年基本持平。2016年消費依然平穩,增速估計為10.3%,較2015年略有下滑。

    隨著世界經濟危機的傳遞,新興經濟體動蕩的加劇,歐洲和日本經濟復蘇的乏力,2016年中國外部環境持續低迷,但由于基數因素,全年貿易增速將出現反彈。預計2016年出口增速為2.1%,進口增速為1.1%。貿易順差為37892億人民幣(5829億美元),較2015年僅增長5.1%。

    隨著全球需求的低迷、超級大宗商品周期的持續以及各種地緣政治的影響,輸入性通縮的壓力依然存在,疊加內部需求的下滑,將使2016年價格水平保持較為低迷的狀態。預計CPI為1.3%,PPI負增長明顯收窄,GDP平減指數為-0.1%。

    經濟下行帶來的財政問題進一步惡化,預計2016年在基金收入持續惡化的作用下,政府性收入同比僅增長2.1%。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院長劉元春。攝影/章軻

    再定位宏觀經濟政策九建議

    “中國宏觀經濟的持續探底,決定了2016年必須對宏觀經濟政策進行再定位。”劉元春說??翁庾槲頌岢雋司鷗齜矯嫻慕ㄒ椋?/p>

    高度重視世界經濟在大停滯和大分化進程中對中國經濟的沖擊。世界經濟不平衡的逆轉和基本參數的變化決定了“取長補短”式的供給側增量調整與存量調整是本輪危機治理中的基本政策定位,需求側管理具有輔助性,其核心在于防止轉型過猛帶來的總量性過度下滑和系統性風險的爆發,

    近期出現的“衰退式順差”說明全面啟動供給側管理和改革的同時,還需要重新定位需求側管理政策,進一步積極的需求管理政策必有必要性。

    從戰略層面看,調動各級精英階層的積極性是當前以及未來經濟成功轉型升級的核心。過度下滑甚至出現持續的蕭條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政治社會風險,因此在反腐倡廉取得重大戰略性勝利之后,應當在穩增長的基礎上,積極構建新一輪大改革、大調整的激勵相容的新動力機制。2016年應當借助經濟探底的契機,重新審視和評估現有的改革,在大破大立之中尋找到大改革的突破口,并根據該突破口來重新梳理改革方案,尋找改革的可行路徑。

    高度重視2016年面臨的兩大類風險和四大核心領域。一方面要利用供給側調整政策和需求管理政策阻斷內生性下滑的各種強化機制,防止微觀主體行為出現整體性變異;另一方面在強化監管的基礎上關注可能出現的各種“衰退式泡沫”。

    在進一步擴大財政赤字率的基礎上,強化積極財政政策的定向寬松。建議財政赤字率可以達到3%左右,總量達到2萬億元左右,同時逐步將結構性減稅轉變為總量性減稅,改革現有財政支付模式。

    貨幣政策應當根據新時期的要求全面重構,在宏觀經濟探底的進程中貨幣政策必須旗幟鮮明地從明確“穩健定位”轉向“適度寬松”,以穩定市場預期,打破“債務-通縮”的惡性循環,扭轉目前內生性回落的悲觀情緒。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匯率穩定+強外部宏觀審慎監管依然是應對未來兩三個季度波動的核心。堅持“財政挖渠,貨幣放水”的原則。

    金融改革應當持續推進,特別是正對中國宏觀“去杠桿”的資本市場改革、資產證券化和國有企業改革等組合性措施應當快速推進。

    調整目前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改變簡單寬松的政策導向,針對不同區域和不同類型房地產企業進行分類治理,防范市場分化進一步加劇。一方面防止部分區域房地產價格過快上漲形成新一輪泡沫,另一方面防止三四線庫存過高的城市出現局部房地產崩潰的問題。房地產庫存調整政策應當與農民工市民化扶植政策結合起來。

    隨著宏觀經濟調整探底過程展開,經濟下行壓力還可能會進一步加大,必須高度關注就業形勢演變,防范和化解勞動力市場風險。低度的大福利體系的構建是放松就業約束的必然之舉。


    [責任編輯:GC05]

    水泥地理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水泥地理gcement已申請注冊,凡本網注明"來源:水泥地理"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水泥地理"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水泥地理"。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關注微信公眾賬號、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隨時了解市場行情
    7位数预测乐乐 福建11选5号码推荐 浙江快乐12计划杀号 王者捕鱼破解 温州麻将技巧 体彩走势图 去白沙百家乐在哪坐车—官方网址 冰球突破最大奖视频 快乐10分公告 麻将赌博_点进进入 9线水果老虎机压分技巧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一Welcome 大西洋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快乐12 24K88娱乐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上海时时乐安卓计划 山西快乐10分1561